存放喜歡的冷CP,當是冷藏室保鮮吧~

收到封面了,美死!!

然而我的文章......

總之,請喜歡弁風的小夥伴鞭策我督促我!

好友(主一頁書/海殤君/半尺劍,殤書)

武皇其實是見過海殤君的。


一頁書與他常在九層蓮峰談武論道、辯經說法,他自然也會上雲渡山回訪。


有那麼一回,他前往雲渡山,恰恰遇上海殤君也在。


雲山之主替素不相識的兩人介紹,朝藍衣藍髮人說,海殤君,這是吾之好友,武皇,寰宇武典半尺劍。


一頁書又向他道,武皇,這是吾之好友,蟻天海殤君。


喔,一頁書說是好友就好友吧,但『蟻天海殤君』之於半尺劍是全然陌生的名號,他從未聽聞一頁書提起此人,是以,武皇並不覺著海殤君有何特別。


既然同是一頁書的好友,僧者對兩人同樣熱忱款待。


一頁書與海殤君品茗,也和半尺劍飲茶。

一頁書與海殤君談天,也和半尺劍敘舊。


明明都是...

俏如來的以前有放過~
放個新作的溫皇款~

一樣圖片混更。
快中秋了,毛毛得多一點~

黑暗之中......
霹靂藝術科幻特展,一些黑摸摸的照片XD

威斯蘭之春02.(殤書)

鮫人還在昏迷,一頁書發現他身上有幾處外傷,傷口並不嚴重,但有持續出血的現象,不處理就把對方放回海中,恐怕會很危險:輪迴海深處也是有鯊魚的。


然而一頁書在小艇上翻找了一陣,發現除了救生衣和泳圈,別的什麼也沒有,距離最近的消毒藥水和抗生素全都在修仙台,這意味著他必須把人魚帶回去上藥,而一頁書不確定鮫人對於脫離海水是否有足夠長的忍耐時限。


隨著水漬逐漸風乾,一頁書看見人魚身上的鱗片緩緩沒入皮膚裡,竟像從未長出來過,雙腿雙足還有生殖構造,看著都與常人無異,就連指掌中的蹼膜也全消失了。


……不需要喝下壞巫婆提供的藥水,也不必經歷椎心痛楚,這倒是和自己認知中的很不一樣。


一頁書對人...

威斯蘭之春01.(殤書)

簡言之,是個書英雄救了海人魚的故事=////////////////////=


----------------------------------


「咿呦——咿呦——」


一頁書立在山崖,向晚的強勁海風撲面而來,風聲窣窣,耳邊禽鳥歡快的悠鳴卻依然清晰不絕。帶著陽翼外出透氣是每日例行,今天陽翼卻特別興奮,莫非是發現了什麼獵物?


是的話那就難怪了。


滅輪,在儒聖們的古語中叫做「威斯蘭」,那是個美麗動人的名字,但再好聽的名稱,也改變不了滅輪古往今來一直是片荒蕪之地的事實。


清苦的生活造就居民的堅韌性格,卻也孕育出強撼野蠻、為生存不擇手段的邪靈一脈。...

霹靂藝術科幻特展~
挑了幾張小玉和亞父//////

【弁風現代】三途06.

不過一觸,弁襲君登時拉開距離,指尖搭住他下頷,抬起禍風行整張臉端詳:「你是病糊塗了?還是在我來之前喝了酒?」


「我沒病、也沒醉。」


弁襲君一雙異色眼瞳瞅住他:「……我不是畫眉。」


「我知道,弁襲,」他與畫眉的確短暫交往過,但也早在八年前就結束了,他很清楚眼前的人是誰。「難道我吻你就不能是因為喜歡你嗎?」他邊說,嘴唇再度觸於弁襲君唇上,語調低微。


一旦意識到弁襲君對他而言有多珍貴,他對自己多年來的駑鈍後悔不已,現在說破,是否已然太遲了?


好像有首詩是這麼說的: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沒有見過太陽——...


【弁風現代】三途05.

他沉思不知多久,過份的靜謐讓杜舞雩回過神來,這才發現弁襲君始終望著他——慢著,不對!他本是想詢問弁襲君知不知道花千樹的心意,怎麼話題卻回到了自己身上?

「呃,其實,我剛剛是想問……」

「我知道,花千樹說過,我也拒絕了。」弁襲君斯文嚥下一口被精心烹製的米粥,續道:「我告訴她我心裡有人,她的付出和協助,我都感激,但永遠不會發展成她想要的那種感情。」

「我看花千樹依然對你很好。」——完全看不出被弁襲君拒絕過的樣子。有別於對待銀樹星橋其他顧客,花千樹對弁襲君的招呼更細微、也更溫柔,而弁襲君……似乎並不排斥那樣貼心的關懷。

弁襲君聽他這樣說,居然笑了,「千樹和暴雨心奴不同,她並未做出任何讓我困擾的行為舉止。再說...

凜殤本-《異聞書》印製完成啦~


淘寶連結
有意購買的可以戳個~發給代理的量就是上回調查的量,感謝支持/////

凜殤本《異聞書》預定

刊名|《異聞書》

配對|凜殤

字數|3萬字以上

規格|A5直行繁體右翻

分級|R18有

收錄|《異聞書》
   《奇譚劍》
   《魚目》
   《無獨有偶》(部分試閱)
   《雲中聲》(部分試閱)
   《偷雞摸狗》(部分試閱/R18/殤有獸化特徵)

金額|RMB 75 / 本(運費另計)

►►試閱走此
有意購買的道友,請留言+1,
有需要其他本子也請註明~


此為預訂,留言=確認購買,請確定意願後再留言喔~
統計結束後,會附上淘寶連結~
但因我人在台灣,本子印製+寄往海外需要時間,
還請大家等候,感謝!⁄(⁄ ⁄•⁄ω⁄•⁄ ⁄)⁄


凜殤-奇譚劍

尋得一奇兵,速來。


一大清早,住在聚福樓的刃無鋒壯士梳洗完,剛下樓準備吃早飯,還沒點菜就先收到了一封信。


信是店小二轉交的,說是大街上一個小乞兒送來,問不出更多線索。


寫信的人沒有署名,白紙上只有這樣秀雅的寥寥數字,附上一張路觀圖。


他在東離是張生面孔,認得他的人本就不多,知道『刃無鋒』這個名字,還特意給他送信的,也只有那傢伙了。


身為西幽的通緝犯,殤不患自是想盡辦法低調,也不曉得凜雪鴉是怎麼尋到了他。


看路觀圖上的標示,目的地距離這間客棧也不過半個時辰,去當然是要去的。


這回凜雪鴉好歹白紙黑字寫了信來,讓他心中多少有個底;要是不出現,天知道這...

【弁風現代】三途04

珠寶設計的工作沒比藥廠業務規律多少,弁襲君難免有晚歸的時候。


不管多晚,弁襲君最遲都會在晚餐前告知他一聲,有時傳訊息、有時打電話,今天也是,下午五點就傳了LINE,說會留宿在孔家趕一批設計稿件。


杜舞雩本沒有什麼不放心的,可當天夜裡,擺在床頭矮櫃的手機響了起來,來不及接起手機,鈴聲便嘎然而止。


他瞄著來電顯示滿心狐疑,弁襲君打給他通常只是問他要不要順便幫買晚餐,可是,看看這時間,深夜一點多了,平常這時間他早已入睡,也沒有吃消夜的習慣,難道是誤按?


按下回撥鍵,響了好一陣子沒人接,終於接起來了,卻又漆漆嚓嚓匆忙掛斷。


「喂?弁……」怎麼回事?...

【弁風現代】三途03.

晚餐能不時變換一下花樣自然很好,他與弁襲君的收入還不至於因為常買外食就捉襟見肘,杜舞雩還是好一段時間才發現這些風味各異的菜餚多半來自『銀樹星橋』這家店。


本以為銀樹星橋只賣飲品與茶點,沒想到還有賣簡餐,甚至料理跨國界,變化無窮,


「千樹做了新菜色,需要人幫著嚐嚐給點意見。」弁襲君是這麼說的。


總之,吃到最後連杜舞雩也成了銀樹星橋的常客,有時他與弁襲君乾脆就約在銀樹星橋用餐。


銀樹星橋的店名與景致都帶著古意,佔地不大,卻很風雅,小庭院一隅的竹天棚攀附著許多樹藤,聽說是紫藤花,現在還不是花季,但日光從竹架子與枝葉的縫隙周滲透下來,也像是白日的星光一樣。門口還...

1 2 3 4 5
© 心有猛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