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喜歡的冷CP,當是冷藏室保鮮吧~

盈手一枝春02.(凜殤)

「哦呀,不患,找我來幫你寬衣,」凜雪鴉毫不掩飾言語中的笑意:「你這個人真的是很有趣哪。」


這兩年多他被凜雪鴉虧得習慣,什麼『見義勇為英武勇猛的殤不患大俠』、『連皇帝的威嚴也視若無睹,佩服佩服』諸如此類令人彆扭的誇讚也聽得多了,殤不患只是微皺了眉,道:「你到底有辦法沒有?」


若不是真沒法子可想,他是盡量不想麻煩這傢伙,可偏偏他所遇到的難題又總能在凜雪鴉手中解決得易如反掌。


殤不患個子略比東離男子矮一些,因常年習武,身型倒是寬肩窄腰十分結實,露出的頸子與鎖骨肌理分明,襯著女子才會穿的柔軟褻衣,和姑娘們吹彈可破的玉肌雪脯如此不同,卻又不令人覺得違和。


凜雪鴉雙眼一眨不眨,先將...

盈手一枝春01. (凜殤)

喪月之月與七殺天凌終於相繼尋回,再度好端端被收進殤不患的卷軸裡。


殤不患想必又要啟程,替那魔劍目錄找個更理想的所在,凜雪鴉想,他那批從魔脊山七罪塔裡搜括來的、沒能運到西幽的刀劍,或許也可讓殤不患瞧瞧,最好全都收進那卷軸中,那可比放在什麼山洞或密室都更安全。


他按先前的慣例給殤不患發了信,約在梅鎮橋頭見,想就此事與殤不患談談。


這座依山傍水的小鎮野梅處處,剛過冬至,天氣越發冷了,梅花開得正好,尤其江上有座紅橋,此時江面上起了薄霧,襯著紅橋與山邊梅林點點緋色,煞是好看,他備了魚竿竹簍,慢悠悠晃到橋頭,不料殤不患竟先他一步,似是等了好一陣的樣子。...

東離劍遊紀插畫大賽~


東離劍遊紀插畫大賽開始啦~
投票網址

幫老但打CALL~
【016】会当凌绝顶

沒有霹靂網帳號的話,要申請也很容易的!!

每個帳號一天有三票,三票只能投給不同作品,快來幫喜歡的作品加油吧!

2018年12月1日——2018年12月17日<<這段期間都可投票喔!

收到燒餅的樣布了,左邊的蜜桃絨好細緻,深得我心!!

收到封面了,美死!!

然而我的文章......

總之,請喜歡弁風的小夥伴鞭策我督促我!

好友(主一頁書/海殤君/半尺劍,殤書)

武皇其實是見過海殤君的。


一頁書與他常在九層蓮峰談武論道、辯經說法,他自然也會上雲渡山回訪。


有那麼一回,他前往雲渡山,恰恰遇上海殤君也在。


雲山之主替素不相識的兩人介紹,朝藍衣藍髮人說,海殤君,這是吾之好友,武皇,寰宇武典半尺劍。


一頁書又向他道,武皇,這是吾之好友,蟻天海殤君。


喔,一頁書說是好友就好友吧,但『蟻天海殤君』之於半尺劍是全然陌生的名號,他從未聽聞一頁書提起此人,是以,武皇並不覺著海殤君有何特別。


既然同是一頁書的好友,僧者對兩人同樣熱忱款待。


一頁書與海殤君品茗,也和半尺劍飲茶。

一頁書與海殤君談天,也和半尺劍敘舊。


明明都是...

俏如來的以前有放過~
放個新作的溫皇款~

一樣圖片混更。
快中秋了,毛毛得多一點~

黑暗之中......
霹靂藝術科幻特展,一些黑摸摸的照片XD

威斯蘭之春02.(殤書)

鮫人還在昏迷,一頁書發現他身上有幾處外傷,傷口並不嚴重,但有持續出血的現象,不處理就把對方放回海中,恐怕會很危險:輪迴海深處也是有鯊魚的。


然而一頁書在小艇上翻找了一陣,發現除了救生衣和泳圈,別的什麼也沒有,距離最近的消毒藥水和抗生素全都在修仙台,這意味著他必須把人魚帶回去上藥,而一頁書不確定鮫人對於脫離海水是否有足夠長的忍耐時限。


隨著水漬逐漸風乾,一頁書看見人魚身上的鱗片緩緩沒入皮膚裡,竟像從未長出來過,雙腿雙足還有生殖構造,看著都與常人無異,就連指掌中的蹼膜也全消失了。


……不需要喝下壞巫婆提供的藥水,也不必經歷椎心痛楚,這倒是和自己認知中的很不一樣。


一頁書對人...

威斯蘭之春01.(殤書)

簡言之,是個書英雄救了海人魚的故事=////////////////////=


----------------------------------


「咿呦——咿呦——」


一頁書立在山崖,向晚的強勁海風撲面而來,風聲窣窣,耳邊禽鳥歡快的悠鳴卻依然清晰不絕。帶著陽翼外出透氣是每日例行,今天陽翼卻特別興奮,莫非是發現了什麼獵物?


是的話那就難怪了。


滅輪,在儒聖們的古語中叫做「威斯蘭」,那是個美麗動人的名字,但再好聽的名稱,也改變不了滅輪古往今來一直是片荒蕪之地的事實。


清苦的生活造就居民的堅韌性格,卻也孕育出強撼野蠻、為生存不擇手段的邪靈一脈。...

霹靂藝術科幻特展~
挑了幾張小玉和亞父//////

【弁風現代】三途06.

不過一觸,弁襲君登時拉開距離,指尖搭住他下頷,抬起禍風行整張臉端詳:「你是病糊塗了?還是在我來之前喝了酒?」


「我沒病、也沒醉。」


弁襲君一雙異色眼瞳瞅住他:「……我不是畫眉。」


「我知道,弁襲,」他與畫眉的確短暫交往過,但也早在八年前就結束了,他很清楚眼前的人是誰。「難道我吻你就不能是因為喜歡你嗎?」他邊說,嘴唇再度觸於弁襲君唇上,語調低微。


一旦意識到弁襲君對他而言有多珍貴,他對自己多年來的駑鈍後悔不已,現在說破,是否已然太遲了?


好像有首詩是這麼說的: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沒有見過太陽——...


【弁風現代】三途05.

他沉思不知多久,過份的靜謐讓杜舞雩回過神來,這才發現弁襲君始終望著他——慢著,不對!他本是想詢問弁襲君知不知道花千樹的心意,怎麼話題卻回到了自己身上?

「呃,其實,我剛剛是想問……」

「我知道,花千樹說過,我也拒絕了。」弁襲君斯文嚥下一口被精心烹製的米粥,續道:「我告訴她我心裡有人,她的付出和協助,我都感激,但永遠不會發展成她想要的那種感情。」

「我看花千樹依然對你很好。」——完全看不出被弁襲君拒絕過的樣子。有別於對待銀樹星橋其他顧客,花千樹對弁襲君的招呼更細微、也更溫柔,而弁襲君……似乎並不排斥那樣貼心的關懷。

弁襲君聽他這樣說,居然笑了,「千樹和暴雨心奴不同,她並未做出任何讓我困擾的行為舉止。再說...

凜殤本-《異聞書》印製完成啦~


淘寶連結
有意購買的可以戳個~發給代理的量就是上回調查的量,感謝支持/////

1 2 3 4 5
© 心有猛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