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喜歡的冷CP,當是冷藏室保鮮吧~

【魚鱗/欲鱗】前車

*不是那個車!!!!不是!!!

*居然有人說我寫了海境禁書,我不依!絕對不依!

*這篇明明辣麼清水!!!

*相濡&千鈞相關

============


他初接相位時,是朝廷上最年少、也最位高權重的臣子,北冥宣對他也確實倚重,並未將他當作孩子看待,然而下朝之後,北冥宣對他的態度倒是輕鬆許多。

宮人將他領進御書房時,北冥宣正在看書,案上茶香裊裊,還有一碟子精緻糕餅,他依著君臣之禮參拜,北冥宣擺手免了他的禮,神色和煦:「本王今日並未抽考太子課業,欲卿來御書房求見,可見不到他。」

「臣今日,並非為太子而來。」他維持參拜之姿沒有起身,滿懷要事的他未曾留心北冥宣言外之意。

「哦?這倒難得...

被官方爸爸餵糧,整個人精神百倍,酥爽得不要不要(合十)
所以說不患什麼時候要出黏土人啊?

【魚鱗/欲鱗】明火後續

「那師相就別讓本王嘆息。」

這話幾乎是明擺著的縱容了。

「——是臣,」欲星移語調微微乾澀,朝他的王站得更近,王沒嘆息,他卻想嘆息了:「臣,掩飾得不夠好,臣真是做人失敗——」

他們之間的往來並不頻繁,一年甚至見不到一次面,他自認心思足夠深沉,是什麼時候?又是何處讓北冥封宇察覺異樣?

「不是師相的錯,是香氣。」他們已近到鼻尖相觸,衣袖下手拉著手,每一次吐息都讓彼此的氣味充盈胸臆,「師相身上,有白檀的香氣。」

心思奇絕的人多半喜靜、厭惡吵鬧,妙想神思於腦中盤旋時痛恨被干擾,焚香有助心靜,欲星移少時就有焚香的習慣,至今依然未改,長年下來,衣料髮膚都帶著檀香微微。上回借宿浪辰台,白檀的氣味...

【東離/凜殤殤凜無差】奇譚劍(1)

#東離同人創作企劃 <<噗浪上的活動~拿來騙更XD

#凜殤凜無差


============================

陰陽師-奇譚劍(1)


四月天的氣候和暖,正是草木發芽、萬物甦醒之際,凜雪鴉所在的這處庭院也不例外。特別的是,這園子裡不止有含苞待放的春花與嫩枝,也有幾株紅豔的楓樹、襯著雪白的芒草與蘆葦;還不到夏天,庭中那棵最為粗壯、枝葉繁茂的老樹卻隱隱有蟬鳴唧唧,像是一年四季的所有景色,都巧妙地包含在這座庭院裡。


院裡生氣勃勃、極富野趣的花草彷彿沒有經過修剪,恣意生長著,連那老樹旁的小佛堂也許久無人打理,石階縫中長出了雜草,...

【魚鱗/欲鱗】明火

回頭翻以前兩人的口白,又被萌得滿臉血///////


魔戮血戰 02

魔世動亂那年,鱗王造訪浪辰台三次,然而以前一年甚至不到一次。

這三次的造訪皆以王的嘆息開頭,前兩次也以嘆息結束

師相說:嘆息,不適合王。又說,海境該動了。


墨武俠鋒 28

欲星移:欲星移真是懷念當初,一年見不到一次王的日子了。


===========

今年雖因魔世開啟導致王上浪辰台請益的次數變得頻繁,但這卻是難得一次,王要求留宿浪辰台。


不是因為王體倦乏,也不是因為王的寢殿被皇子佔據,一反常態,北冥封宇伸手推開他精心糊好、牢牢緊閉二十年的紙窗。


「王這是……為了什麼呢?」...

【魚鱗/欲鱗】想不到篇名

「師相。」

「臣在。」

「收留本王一宿,可嗎?」威儀之下,是在旁人面前未曾顯露過的濃厚倦意。

「王的寢殿……」

「觴兒與華兒睡著呢。」

欲星移回想了下,貝皇后喪儀結束後,他是目送著鱗王回宮的背影離開的,彼時王的手中各牽著皇太子與二皇子,想來兩名稚子已在王殿中歇下。

「……那就請王稍等片刻吧。」

等待的空檔,北冥封宇不自覺揪緊了衣襬,依稀有幾分當年初上書房拜見與他同齡的太傅時的緊張:和自己同年、卻足以勝任自己太傅之人,想必是很厲害的,但自己在諸皇子中並不是最聰明、也非最具雄才大略的一位,這會不會讓太傅失望?太傅會不會不滿意他這樣的學生?

現在他已不是昔日等著師者傳道開蒙的孩童,卻...

【金光/魚鱗/欲鱗】深流

和相濡、千鈞是同個背景。

這幾日鋪天蓋地的PB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人品不知道還夠不夠用(抹臉)。


============


大抵是被師相以恐怖威脅的口吻訓練多年,他均能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那些驚悚駭人玩笑,他也能一笑置之,可欲星移重傷返回海境,這事確實讓他思之心驚、輾轉寤寐。

他將情緒掩飾得極好,在群臣妃后與諸皇子面前未曾顯露擔憂;彼時朝中三王之亂來勢洶洶,也不容他分神,虧得未珊瑚心思細膩,在師相昏迷時從旁出謀劃策,如今三王之亂眼看要平定了,師相卻還睡著。

今日下了朝,北冥封宇沒有回宮,隻身一人前往浪辰臺,在那昏睡的相者耳邊說了三王之亂的後續處置,又道,想再收養北冥異視為...

【金光/魚鱗】千鈞

※這是相濡的後續。
※但相濡沒看也不要緊的。
※不准打我


========


在他籌謀下,北冥封宇登了基,成了王,然六宮之主遲遲未納。


一般而言,儲君若成婚早,太子繼位後,太子妃便是堂而皇之的王后;可北冥封宇身為太子時並未大婚,太子妃的位子始終是空懸的,東宮之中也沒有寵幸陪寢的侍妾。


欲星移衡量過朝中勢力,亦思慮過王的個性與喜好,建議了幾名樣貌出挑、品行才學皆可堪為妃為后的女子。但等了數日,卻等不到王的朱批,亦無准奏照辦的口諭。


「寶軀一脈,長史貝大人的千金,知書達禮性情溫婉,王以為如何?」


「璇璣她……很好。」想起...

討厭 (殤凜殤無差)

他討厭凜雪鴉。


他討厭凜雪鴉明明仇家甚多,卻還肆無忌憚招惹那些虎豹豺狼。


他討厭這傢伙明知他不喜有個惹事精跟著,卻依然尾行他尾行得明目張膽,更甚者,與他同桌吃飯飲酒得如此自然。


他討厭這傢伙當初執拗跟著他,又常常不留隻字片語走得沒聲沒息,一別就是十天半個月,甚至大半年也有。


他討厭自己見到凜雪鴉一切安好時,心中鬆了口氣的感覺。


他更討厭自己在鬆了口氣之後、五內莫名的慌裡慌張。


消失了六個多月的傢伙好端端出現在眼前,沒有斷腿缺胳膊,沒傷沒痛無病無憂,笑吟吟坐在他面前飲酒,還好胃口地加點了火腿絲拌脆笋、醬味滷豆干,殤不患看著沒事人兒一樣的凜雪鴉,臉上陰沉得像能擠...

【吃餅】凜殤/殤凜無差


眼看中秋要到了,這天該是親友團聚的日子,殤不患隻身來到東離,親人自然是不在身邊的,朋友倒是交上了幾個。

自從一起去魔脊山七罪塔闖關打怪,殤不患與幾位隊友也許久不見了,一直跟在他身邊的凜雪鴉是個例外,「那有什麼難的?」俊美瀟灑的怪盜抽著煙斗懶洋洋地說:「只要我動筆寫封信,他們很快就會來見你啦。大夥兒正好聚聚~」

「別,你坐著別動,不勞大駕!」殤不患一聽他要寫信就皺了眉,去年凜雪鴉寫給大家的信都是些什麼內容這就不多提了,真要寫信,殤不患寧可自己寫。

「噢,可惜了。」凜雪鴉勾出一抹淺笑,不慌不忙道:「信我早已寫完、讓鳥兒送出去啦。」

「凜雪鴉!」

約定相聚的日子快要到了,凜雪鴉說,他在信中寫明目前下榻的客棧地...

暗戰-蒼俏現代

蒼狼其實很懷念以前自己有些傻氣的日子。


以前父親顥穹孤鳴還在商場上呼風喚雨的時候,苗疆社區與中原社區氣氛是有些緊張,但也因為顥穹孤鳴和中原社區的摩擦多,蒼狼和俏如來見面的機會也多,在一來一往唇槍舌戰的兩家家長眼皮子底下偷偷眉目傳情、或是趁著拉開準備幹架的藏鏡人與顥穹孤鳴時摸摸心上人的手臂或腰……,其實別有一番情調。


可自從他們紛紛從學校畢了業,俏如來跟隨墨教授的指導踏入墨家這個大黑缸,蒼狼也接下家族重擔,明明都是可以獨當一面的成年人了,可他和俏如來兩人的戀愛之路卻是越走越不容易。


原因無它,他們都太忙了。


俏如來為了學術研究必須當個空中飛人四處奔波搜集史料,蒼狼也不得閒...

原創-想追我女兒哪有這麼容易?01

唉~我這偏好年下的尿性(抹臉)

這是上次跟朋友聊到的『什麼?我以為這小子要追我女兒,沒想到是要追我?!』的文章XDD

============


01.

沈日新本來對那姓江的小子沒太放在心上,會認識這傢伙完全只因為他是寶貝女兒的上司。


自己年輕時讀的是師範學校,一畢業就當了老師,當年為了照顧病妻辦了自願提早退休,如今靠著退休金和在社區大學教人寫書法的收入過著安穩的下半輩子,自從妻子走了以後,寶貝女兒就是他的全部,寶貝女兒也爭氣,靠著自己努力考上名列前茅的公立大學,還沒畢業就有公司挖腳她去當研發工程師。


雖說沈日新也搞不清楚RD到底在做什麼,但女兒是在科技業工作,聽起來就很厲害...


能幫上朋友的忙,覺得開心;

可朋友變得只有在要幫忙的時候才來找我,覺得不開心。

燒餅郎 (凜殤/殤凜無差)

凜雪鴉真沒想到他與殤不患同行,竟也有山窮水盡的一天。


說來說去,都是身邊這正直善良的人太死板,當初殤不患同意讓凜雪鴉跟著,便已先與他約法三章:不得偷拐搶騙良善之人的所有物。


凜雪鴉當時也沒多想,一口一聲應得爽脆,反正只要下手的對象不是勤懇的老百姓就行,這有什麼難的?這個現實的社會,還怕沒有惡人供他取樂嗎?用不著特意去物色,在他們荷包乾扁前,自會有幾隻不長眼的肥羊撞上來。


……現在回想起來,果然還是太大意了。


他與殤不患行至溫州,此地民風純樸,州府善政,人人循規蹈矩,不貪不取,樂於相助,又有俠義之心,竟未聽聞惡霸或紈褲子弟恃...

1 2 3 4 5
© jinlee | Powered by LOFTER